强者的马拉松

高考的时候,害怕考不上大学;
生在小城,害怕没有见识;
读大学的时,害怕学无所成;
临毕业时,害怕找不到工作;
实习时,怕外出社交;
练口语时,怕自己说得不够好
……

当一点点的人生改变,都胆战心惊的时候,我们内心

恐惧已经


的战胜了诚实和勇气。而单纯的认为害怕会退却,只是存在脑子的幻想,害怕可以是永无止境的,因为:

制造害怕的机器永远在运转

死亡,疾病,灾难,并不会让大多数人过得提心吊胆。因为不可逆不可预测,我们甚至无法找到任何理由不害怕,所以我们更坦诚的面对天灾和生死。人死了,亲人们一起送行,锣鼓喧天得昭告归西。我太婆去世的时候是99岁,家里人用办喜事的态度办丧事,安排伙食,宴请邻里。既然每一个人都有死亡的担忧和恐惧,那么站在一起,害怕反而会越变越小。
而容易被忽略的-制造害怕的社会机器,才是充斥日常的害怕。
差异,是始终存在的。是让任何物种演化发展,而差异逐渐演化成优劣,那个优的标准变得越来越强大。每个人都想站在强者的队伍,要么归队;落后于别人,失去了强者特征,要么淘汰。害怕无法生存,独立的个体想要变成强者。

害怕无法成为强者
简单概括一个人的一生,可能是“成功”两字;而余下的人,是没有词语,走不进历史的。如果把这个成功解剖成每一个生命阶段,那就有无数的标准需要靠近。有时自我宽慰,过了这段就好了,完成了这部分就可以松口气了。可要不断走进那个标准,不是一口气,不是一段路,而是伴随着长长的一生,直至可以直面自己。
另一篇文章关于成功的理解 ,人生却是一场马拉松,但是我们都挤在别人的跑道。跑在别人的路上。不仅要给入场费,过路费,休息的时候只有恒定的补给,终点还有关门时间。这一路的奔跑都是忐忑的害怕的,在别人的路上跑,要不到地图,补给不够,连终点在哪里都不知道。
当社会声音盖过了一切,不管残疾不残疾,是鸡是狗,只能:不输在起跑线,越早跑越好。

强者和弱者的世界

达尔文进化论被当成一个难以辩驳的理由被德国借来清除犹太人,因为强大容易被理解只有一种:只有最强。我们对“最”字迷恋到什么程度?最值得一游的景点,最值得一试的小吃,最值得推荐的读物…怎么得来这个“最字”,通常是来自于:旅游人数最多的,推荐人数最多的,销量最多的。黑白更容易辨认,是非却很难说清。可以量化的标准才有说服力,违背逻辑得被拉扯过来,树立另外一个牌子。因为不强,可以说是能力问题;但是表现出“不想强”,就是异类。
不害怕被人质疑不行,更害怕被人看做不在主流人群。

弱者可以更弱,傻子却不能更傻

身边的弟弟妹妹常问,学什么专业能找到工作,考什么证书可以加分。我这一路的恐惧,是这么有增不减得发展而来的。我把自己的这些问题理解为,怎么样可以买到这栋房子,工资多少就可以买个好车,自己要多少条件才能找好对象。说高雅一点,就是怎么像谁谁谁一样,被贴上好听的标签,成为被仰望的典型。
这些虚弱的,甚至是经不起推敲的动机,是难听的,现实的,是害怕被人察觉的,自己都忽略的。与其质疑,与其探索,与其发问,不如保持沉默,成为沉默的大多数。不识时务,逃避现实,无知,这些大概都是套在傻子的头上吧。
不害怕成瘸子,更害怕被人看做傻子。

有人说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宏图,不渴望走进历史,只想要平常的幸福。平常的幸福自由平常人自己的过法。可惜这种自己的幸福,是越来越难了。人生变成了一个不断站队的过程,而彼岸是永远到不了的故乡。

彼岸的故事在响起:

学习语言,就一定要对答如流;
更好的工作,就是更高的工资;
待在小山村,就是目光短浅
……
这样的故事还会不断响起。在彼岸,幸福的声音,很难听到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