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乎回答

设计做得越深入,越觉得设计对于解决问题是无力的?
最近在做一些系统设计类的课题,其中一个选题是帮助无家可归的人群。本来粗略一想觉得还蛮容易,可是仔细深入之后却发现这里面夹杂着太多太多的社会问题,经济问题,人类的心理问题…除非颠覆人类的社会以及人类的思维,完全不是设计可以解决的。
再比如一个产品设计的课题:消灭拖延症。当真正看了人类对于大脑的一些研究之后,觉得人类几亿年来进化的结果太厉害了,在能拖就拖、能懒就懒的方面实在太聪明,单凭设计根本无法欺骗大脑,让它放弃拖延。

这样的问题经历多了之后,就会给人感觉设计做得越深入,越无力;对设计能达到的效果也就越失望。
反观身边的另一些设计师,从不去深究问题的原因,只是跟着直觉做设计。比如无家可归就给搭个棚子,对拖延症就设计个闹钟…似乎这样做起设计来异常的容易。

难道,设计往深得做,不但没有解决方法,反倒只会折磨自己,所以不如大家开开心心地浮在表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如果设计越做越无力,那么并不代表越往深的做,反而是做得越来越浅。

设计思想不仅仅是设计师应该有的理念。
如果设计,是要求有创造性的解决问题,那么这种能力在各行各业中都应该有所体现。在看各个大学的几年专业设置,尤其是参考SVA-纽约视觉设计学院的各类新设专业不难看出:设计思考已经可以成为一个单独的学科存在,并且逐渐被的运用在各行各业。
不涉及到设计思考,不要求创造性的解决问题,也并不代表困难就少了。给出任何一个答案,回答任何问题,都从来不是简单的,1+1=2?这是一个简单地问题吗?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个答案,可以解决彻底一个问题?那是真理,我们探讨的是解决办法,solution。

给出一个答案,需要对应一个问题。
同样,一个设计方案的产生,需要雇主或者设计师自己有一个问题。
比如,一个做推广方案,需要的问题有非常需要具体目标人群(target market),竞争对手(competitors),优势和劣势(可以做一个swot分析),成本(budget),时间(tImeline),应用范围,创博方式,受众群体,等等。
那么相应的,一个设计方案,也同样需要问题在一个非常具体的环境(context)下。

如果在解决问题时,感觉到无力,也许可以理解成无从下手,找不到落脚点。
这个点,就在于设计师对于具体环境的调查,理解,和分析。这和自我折磨无关,这才是寻找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。因为没有流于表面的设计,只有流于表面的设计师。设计师的产品,应该更可能成为一个媒介,用于搭载观众去思考某个问题。如果把设计产品当作一个答案,那么我们的职责已经超越了设计师的范畴,我们既不是哲学家,经济学家,社会学家,更不是独裁者。

在设计的过程中,总是会遇到新的难题,给出一个答案,也需要不断拒绝自己。我们不是在寻找一个终极答案,而是寻找一个最优方式。因而,即使是不断否定自己,也是不断在肯定,和靠近那个最终成型的回答。一个好的设计,在解决了给出设计者答案的背后,应该更可能的留出空间,让旁观者发挥能动,填补空白。

做的设计越多,越感觉设计师就是一个解决问题的人(problem solver),和一个客户代表回答顾客问题没有什么区别。

然而,把设计师片面的看成一个解决问题的人,也忽略了其实设计师的另外一个重要的使命-不断提出问题。黛比是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品牌运营专业开创者,是探讨设计思考的先锋人物,她的好几本畅销书都是关于设计思考的。在这本访谈录里书里,作者黛比采访了设计师Brian Colins。Brian非常真诚,有见地的提出,设计师是应该主动寻找问题的。[^I don’t think designers can wait for people to come to us with problems. Our sensibilities, as well as our sensitivities, give us great pattern-recognition skills. We should go into situations, communities, organizations, industries, companies, and start looking for problems.
Millman, Debbie (2013-05-01). Brand Thinking and Other Noble Pursuits (Kindle Locations 1157-1159). Allworth Press. Kindle Edition.]

为了把一个个对自己说得通的主意,通过图像或者其他媒介的方式展现,需要设计师特别的视角和见地。具体到,当我们需要把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问题做成信息表(Imformatic graph)时候,我们需要想想,在目前的公众理解下,哪种阐述更容易让人理解,哪些数据需要被剥离,而哪些现状需要重点阐述等等。

所以,做出一个设计,解决问题也需要提出问题,即使在我们被客户限定在框架内,也不代表放弃作为一个“人”的主观能动,屈从于旁人的命令。

至于如何给出那个答案,如果做出设计,私以为,只能通过不断的做,不断地碰壁,才能让问题具体,让答案可行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