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日出日落之间

福楼拜是一位出了名的写作狂人。在创作包法利夫人期间,有一位客人在中午拜访他,问他上午的写作怎么样了,福楼拜说,他只写了一个逗号。晚饭期间,来客又问他下午的进展如何,福楼拜说,我把那个逗号抹了。

他一辈子除了写作几乎没有干过别的,他一天除了在文字和标点符号之间周转,就是为了小说里人物的来去嚎啕大哭、抑郁难受、狂喜呼喊。历史上无数的文豪能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选择写作,且能花费全部精力投入其中。
说起职业选择,通常落脚点都是在选择什么,选择当医生、作家、厨师、还是艺术家、公务员、旅行者。然而,在选择的过程中,我们遇到越来越大的阻力,甚至花费了更多的精力在选择之前和选择之后:成为什么样的作家、赚多少钱的作家、写哪种类型书的作家、读什么书的作家。。。

读书的时候,我以为自己可以学习时装,就果断加了专业;后来迷上了政治学,又开始绕着拉丁美洲历史和中东格局研究;再后来,语言、设计、文学、凡是我感兴趣的,都去学。从最开始的无从选择,到后来越来越迷茫。以为自己有很多选择,却不知被无数的选择限制了自己,变得寸步难行、举步维艰。

这就是选择的自由,带来的不自由。我受困于此,一方面叮嘱自己要选择一个专业好好发展,另一方面却又抑制不住自己的种种好奇、或者猎奇心理。

选择的自由,是有客观原因的。
首先,是职业的变化。
变化体现在职业种类和职业的内容。新的行业,要求相应的人才;旧的行业,也需要改革,寻求新的发展。这意味着,也许高需职业在我们怀抱自己的选择后,才会出现;更可能,我们现在还吃香的技能,过几年就已经贬值了。
其次,是信息的流通。
互联网带了的便捷,让学习成本降低,受教育的机会更大。若说曾经学习机会仅仅眷顾某批人,而今互联网则打开了免费教育的大门;若说相关文凭是就业的前提,而现在世界名校的公开课已经可以为你进行再教育的过渡。因此,选择的廉价和多元化,让职业之间的转换成本也相应降低。

而客观原因,随着科技发展只会越演越烈:选择会越来越新,会越来越多,越来越自由。而选择带来的压迫,也会越来越强。这样的压迫来自于新和旧的冲突,新的机会和旧的要求。

旧的要求,就是福楼拜风格:在任何方面有所建树,往往需要一生的投入。
客观原因我们是无法改变的,只能转向自己,我们主观能改变什么?

也许应该看到,市场上再多的新玩意儿,也许只是改头换面罢了。
常读到这样的标题,新的社交媒体,新的市场策略,新的职业技能。也许,人即使知道太阳底下并无新事,也无法按耐住想要寻求新刺激新话题的愿望:购物从实体到网上,菜谱从文字到视频,快递从一周缩为一天。不变的是核心,最能变的许是皮毛而已。
也许,当我们做不出选择的时候,不如不要选择,不断挑战自己,不断尝试。
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构想某个职业和方向时,都是在一个预设下:选择是一定预期作用的。读了医学院一定能当医生、学了画画一定当艺术家、读了哲学一定要探讨人生。然而现实是这样吗,我们真的能有预测一生兴趣的能力吗,我们有一辈子经营这项事业的决心吗,我们要被一时的短见而自我约束吗?

我把那个逗号写了,而后又抹了。这是一个文豪对自己一天写作的陈述。
作为还没有在职业道路上走远的普通人,又有多少愿意一天只为一个标点符号而付出呢?在日出和日落之间,可以做出哪怕一点点的努力,前进或者后退。不要因而疑惑和害怕就停下,停下了,就看不到第二天的日出了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