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。”,是一句完整的回答

拒绝别人,需要承受一种莫名的压力。
有时出门购物,更倾向于冷漠一点的导购员。他们热情的笑容带来的期待,似乎对购物的自由形成一种压迫。我们并非不需要他们的帮助,就算他们的接受和自己所需购买的物品相关,我们也不太乐意有过多的交流。即使是非常短暂的情感联系,也会让我们在本身的选择上加上筹码,因为我们不希望自己的拒绝让另外的人“受伤”。

许多零售商意识到了这一点,便逐渐把购物场合变成一种“自选”模式。
zara,H&M,优衣库这些开遍世界的快时尚服装店,把选衣空间和试衣间完全留给顾客。固然,这里面有成本的考虑。但同时,这些服装店都创造了反传统的购物体验,让购物变得轻松。这样的轻松,让顾客想试什么衣服就试什么,想跑几次试衣间就去几次。剪掉了,顾客和导购员一对一的“硬性交流”,顾客再也不用处于情面顾虑而施展自己试衣服的欲望。这样的“自选”模式符合了消费者心理,把选择权完全交给了顾客。

为什么这种“刻意”被忽略的消费体验反而被推崇呢?
在购物过程中,不管导购员帮助选了多少鞋子,耗费了多少时间在自己身上,如果真的不喜欢,我们必须说出那一个字,“不”。
当我们进入商场,就意味着有说“不”的情况,就有拒绝别人的时候。而这个可能性,就在购买本身上面形成了一种压力。因为我们不想显得不近人情,同时,也不想强迫自己由于人情就购买不喜欢的东西。

而这个拒绝别人的场合,在生活中无处不在。
朋友的邀请,公司的饭局,同事的聚会等等等等。我们常常没有精力,或者没有兴趣一一赴约,而拒绝,是迟早要说出的回答。不仅如此,我们还要迫于外界的压力,在“不”后面加上一个理由。

我们习惯性的认为拒绝别人,需要给对方一个理由才是礼貌
这几乎成为了一种社交礼节,要在“不”后面加一个“因为”,给一个缘由。然而从另外一个侧面解读这个逻辑,就是如果找不出一个理由来,就不够礼貌。可是,很多拒绝真的有理由吗? 首先,我们以为自己想做的事情都给出一个理由,就能给不想做的事情一个理由。为自己寻找愿意和点头的理由是为坚持寻找动力,而为不想做的事情一个理由,在大多数场合,都被当做借口。
其次,许多生活里的问题,我们都是因为自己的情绪和知觉作出判断,怎样表达理由才能让对方明白自己千思万绪的情感?这种情况,只能瞎掰一个原因,让面子上过去。
礼貌是尊重,礼貌还是真诚。这些借口和搪塞,就是我们认为值得传达的“礼貌”。

我们习惯性的认为给出一个理由的拒绝,让对方好受
这一系列的心理过程,几乎都是在自己内心进行的。我们预设对方的处境,把别人的职业素养理解成了期待,把别人的社交理解当做了有求必应。这与其是一种善良,不如说是一种自欺。试想,当把一个无法辩驳的理由给对方,到底是我们自己好受,还是别人好受? 从他人的角度来讲,一个被拒绝的理由,其实没有好坏之分的。不管多么好听,多么有逻辑的说辞,都是他们不想听到的:没有理由的拒绝和有理由的拒绝,是没有区别的。就像把一个垂死的病人送到医院,对于死人来讲,怎样的死都是无法接受的;可是对于亲人来讲,他们做出的努力变成他们接受死亡现实的一部分。
所以说,再好听的理由,不是让对方好受,而是让自己好受。

很多时候,为了找出这个拒绝别人的理由,我们都是自找麻烦。“不”,这个回答不会因为后面的任何语句变得没那么不具杀伤力;同样,”不“,这个回答,也不会因为缺少一个理由,就变得不够完整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