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工地上看到建筑工人在烈日下,有的推着小拉车运废渣,有的扛着一袋袋的泥沙,有的背着捆捆的钢筋。震耳欲聋的机械在转动,“框框”的声音盖过了汗水和热浪混合的辛劳。

每一次经历搬家,都像是做一个建筑工人一样的工作。
人就是劳力,行李便是货物,运输工具便是器械。
留学的几年,不知道经历多少次真正的像走在自己的工地上。床垫,厨具,筷子,卫生纸,充电线,胶贴,塑料碗,杂七杂八。只有在打包的时候,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拥有这么多东西。这些物品的数量,甚至不是在路程中逐渐减少,而是逐渐增多。

成为搬运的劳力,但首先是成为了物品的奴隶。
“为我所有”,是私欲,可以名为占有欲、拥有权、是占有欲、征服欲、不安全感等等。而为我所有这样的宣告,大多数时候就像是殖民者在新大陆插上的一面旗子,迎风就倒的自欺欺人。被买的物品,在人性的未开拓的自由上圈地,在没有流血的奴役里控制着压迫者定义着摧残着土地下的幼苗。

我是奴隶吗?
当克制不住购买那些各种颜色,各种功用,各类样式的物品。
我就是奴隶。
当我满足于所有的物品的形容词,是“我的”。
我是奴隶。
当被围绕在舍不得却也用不到的物品里,被征服的是我自己。

建筑工人的搬运,看似是纯劳力的消耗,却是在蓝图之下是充要的一步。
而累赘物品的搬运,貌似是生活的需求,事实上是迷失方向的无谓之举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