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的越少,给的越多

生活中遇到的慷慨的人,通常有点穷。
也许你会说,富人在人群中的比例本来就不高,相对的,遇到的富人比例低也很正常。但是奇怪的的是,给我分享食物或者饮料的人,通常都是“穷人”。

朋友琼给我讲了他一个空中乘务员朋友的故事。戴蒙来自塔吉克斯坦,她居住在芝加哥,并从事空姐一职。由于她到处飞,落家的时间很少。她把自己的信息挂到沙发客网(couchsurfing.com),发来申请的背包客通常会收到这样的回复,我的公寓从来不锁门,到如下地址,请君自便。戴蒙的回复通常会被质疑,她又不得不再发一封邮件,解释她的职业,说她几乎不住家的情况。

一座城市有千千万万户家,好似只有这个空姐的门打开的如此之大,以至于吓退了以胆大著称的沙发客。我也非常吃惊,这已经不只是大方了,这牵扯了安全、财产等问题。然而琼最后一句话点名了由来,这个真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解释,正中靶心:有的越少的人,能给的越多。他说,她家几乎是一个空巢,一个沙发,几把椅子,一张床。

家的容量越大,关得越紧。精神上,家里的所有物帮我们构建了一个温馨的巢,但许多精神的满足是来自于物质,物质的所有权营造的一种安全感。物质的容量,转换成了一种空洞的精神容量。在这样的安全感之下,以铁门为界,我们享有自治权。试想,一个家具齐全、装修上档次的主人,会把家门钥匙随便给人,甚至干脆不锁门吗?也许主人不怕掉东西,或者掉不起东西,而是这个家是容不得外人踏进的。在门外,迫于各种压力带上面具,有所掩盖的处世;回到门内,解下领带,或脱下高跟鞋,就像大出一口气一般重回真身。当家门线变成了一道回归线,家的意义或许超越了温暖和安全,它俨然成为了城市人回归本真的临时净土。

也许对像戴蒙一样的人来说,家门线不过是一道铁门线而已。如果可以在家里家外同样过得坦诚自在,家可以在外,外也在家了。他们打开家门,并不是打开了自己的私人空间,也不是说愚蠢到连安全不顾了。确切的说,家,不存在于这样一个小小的物理空间,不存在于物质的界定。她简陋的家并不是因为金钱上的短缺,而是家的构建与物质无关。现代人纷纷寻找物质标签,放弃了旷野和山川,然而属于人类的王国岂能以数字和界限划分?人的征服和冒险,是在更加广阔的土地。

因而,拥有的越少的人,通常乐意分享。
可能因为发型的关系,有一次我蹲在街角,旁边的丐帮问我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喝酒吃饭,饭菜是旁边餐厅送来的。他们靠施舍度日,却不吝给予。说最近的一次,在新墨西哥认识的一群年轻人,一进家门便问我需要什么,问我有没有驾照,说给我借辆车,没车不方便。出门的时候,印证了我对这辆车的猜想,一辆很旧的代步车。
这里常有的一个问题是,正因为车不值钱,才随便借人。我想这里的逻辑错误和上面空姐的故事是相似的,车不值钱和借人并不直接成因果关系。如果这样理解,那岂不是“车值钱所以不借人”就可以被理解? 大概这里不是车的价钱问题,是拥有人的问题。也许好善乐施的人,从来不会买一栋大房子或者豪华的车,这是和从物质的解放相矛盾的。穷不是小气的理由,富不是给予的原因。

不是人的穷富,而是人对物质的参差的依赖程度,影响了人对物质的判断和思考。举例子,不是因为拥有的少,就更容易和旁人分享;而是物质上更少的拥有,通常是内心富足和慷慨的外表。

过内心富足的生活,享受精神上的愉悦在任何情况都可以实现的。关掉手机,放下攻略,不要再寻找一家家推荐,那是作者的故事,不是你的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