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一趟江湖

当你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想要什么的时候,你的旅行既不是散心、也不是出走,既不是寻找、也不是逃离。这样的旅行没有方向和目的,它就像一根点燃的烟,抽的时候不知道尝的是自己, 还是尝的是烟。

我第一次一个人旅行是去柏林,十天都在柏林城里待着。虽然在国内也经常往外走,但我觉得那更像"旅游"而非“旅行”。当一个游客和一个旅行者是有区别的。不探索自己居住的城市、到外地却 要买手册看攻略,不好奇自己身边的人、却能打开心扉对待异乡人,游客用另外一种方式“寄情”和“留情”。我曾努力当一名合格的游客,尝别人不敢尝的,做别人不敢做的,出门就像打鸡血,进门就像大失血。

可是新鲜又何必去别处寻找?刺激又何必通过他人来实现?我努力寻找的新鲜玩意,也不过是重复别人的清单、走相同的路,再自封为探索者,向别人昭告“我很特别”。

这样的想法,让所有的欲望都名正言顺。出入豪华的酒店,品尝当地美食,拜访各 色景点,做平时不做的事,看平时不看的景,见平时不见的人。生活是庸常的,而旅行给了我们一个机会,一个 做自己的机会。而我们通常这样解释自由: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想买什么就买什么。从跨出 家门的那刻起,欲望终于战胜了压抑,在自由里撒野和狂欢。

确实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行方式,我没有立场评判哪种方式好,哪种方式坏。何况,凡阳光照射到的地方,早已被人开拓和征服。我们每一个人只能跟着前人的脚步,在过世的江湖前面,合影留念。

我不太是那种要为旅行做准备的人,那样还没有出门已经把自己搞累了。通常只订 来回的机票或车票,以及头几天的旅馆。至于玩什么,到了再看,这样来得更加放松。设想一下,要是让你决定七天之后的午餐吃什么,你可能还心里有点谱,要决定一个月后的今天吃什么,恐怕有些困难了。而我们在的旅行规划就好似如此,明明是出门找自在的,到反而把自己固定住了。

这可以理解,这是人兴奋的一种表达。
记得小学时,常为两周后的春游兴奋不已,甚至让父母忙上忙下做准备。算下来,春游也就四五个小时,但是这趟旅程提前两周前就开始了。长大后,让人兴奋的是更远的出行,再不会为几个小时的行程而上蹿下跳。究其原因,也许我们应对未知的能力随着年岁在增长,也许外面的世界已经不需要那么多的好奇,也许,我们自己能够决定旅行的终点和时间。我们能够出发,能够停留,亦可以转身,选择回头。

可不是每趟旅程我们都有选择的权利。当目的地不再是家门口的一小片河滩,是需 要翻越高山,航过海洋,越过沙漠的一场远方的旅行呢?就像《牧羊人奇幻之旅》里面的放羊娃,会是一场人生寻 宝之旅。这场出行可能是两年,五年,甚至......是二十年,一辈子。

那样的话,还来不及兴奋,旅程就开始了。
它不是在候机室等待一班按时起飞的航班,能够预计还有多少剩余时间;也不是被邀请去一个盛大的晚宴,把自己装扮好再入场。如果征程在远方,而那个远方又和自己的心在一起,那么,我们可能真的没有时间准备.要是真的准备好:为未知准备好,为挑战准备好,已经不需要出发了,而是一种到达。

要么躺在别人的江湖里,要么让江湖躺在自己的怀里。远方也许无法到达,但是哪里出发,哪里就是江湖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