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:思考

因为意外的失去的行李,再加上屡次搬家,我的个人拥有物品本身就不多。我决定践行极简生活的第一步,是把生活物品缩减到100件。这100件清单被保存到手机备忘录,作为我出行的打包目录。物理存在的多余可以通过扔弃、捐赠和售卖,然而邮箱里的上千封邮件,网页里保存的各类书签,以及那些令人纠结的社交邀约等等依然让我头疼,我自觉我的生活只是穿着极简主义的外衣。这又让人不得不再次思考:

什么是极简?

脱离物品的束缚只是极简生活的开始。这个开始不易,尤其是在消费主义当道的现代人生活里,我们是逆流而行在寻找自己的快乐。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,处理了多余的物品,却仅仅是觉得生活轻松了,还谈不上简单。除此之外,还要时刻担心内心被腾出来的空间再次被不必要的事物占据。

消除一切不必要的拥有。一切,包含了生活的各个方面:房屋贷款、社交生活、人际关系,还有诸如职位、目标、追求貌似正面积极的拥有。现实的轨迹与内心的需求无关时,生活是被不必要的事物掌控的。极简生活,是指由身到心,从物理到抽象,重新掌控自己的生活。

让意义入驻生活。整理出的空间和时间,为重要的事情让位。久未耕种的后院,埋藏已久的旅行计划,或者急需照顾的家人,每个人向往的生活各不相同,但是它自有普世的意义——带来幸福。极简生活,是在有限的形式下,创造无限的丰富。

极简主义没有终点,而是一个现在进行时。进行极简生活,就是不断让不必要给必要的事物让位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