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号203

我睡眠很好,偶尔有揪着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那些个小东西。
今天凌晨这个小东西又出现了,他极度亢奋又力大无比,在搅动我的脑细胞。

他对我大喊大叫:
_你现在做的事情是激动人心的吗?_
他对我大哭大闹:
_你现在的状态真叫人认怂啊!_

这就是日常里喘喘不安的时刻吧,当人无法被生活这一面所裹挟,又想走到生活的另一边。对有的人来说,这些臆想很快会被打发掉。而我,却被这个小东西烦扰的很厉害,他可以把我拖拽出原本的生活轨道,他把我不断的拖出去。

今天他大喊大叫的内容是:
_我有一个更加激动人心的提议,这有一件曾经被你放弃的但是非常有意义的事业,你何不继续?_
今天,我不要中他的计。

我时常回想,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可以“轻易”做出一些在别人看来很重要的选择。有可能是试错成本差别,有可能是对重要性定义不同,有可能是我对选择忠诚度的理解......我试图减掉一一减掉那些条件,一步步往回退。现在脑海里浮现的最远的图景,是近二十年前,萎缩在乡镇中学的教师宿舍窗外,小小的我因为被幼儿园拒收而绝望的身影。

朋友Kelvin说,我的许多表现都符合他在书里读到的某种人格。
不惧怕任何方式,肯用任何方式,去寻找人生的意义。
吃素,冥想,瑜伽,漂泊。
昨天,会被今天推翻。这一刻,会被下一刻推翻。
推倒,重塑。毁灭,重生。
这种人他第一次在生活里看到,一种修道型人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