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是一碗炒河粉加蛋

还没有一个城市,能够在一瞬间击溃我的好奇。深圳是第一个。

2.7号晚上,离开香港,从罗湖口岸入关。一道门之隔,同样是地铁站,同样叫罗湖,香港那边和内地这边,感觉很不同。深圳的罗湖站大了不知多少倍,墙上有不少超大字体的指示和标语,空间利用和视觉设计有些粗拙。不过,这都不算糟糕。

可能才和父母分别,再加上在香港玩得有些累,在酒店房间里,不太想出门。思前想后,在叫外卖和出门觅食之间选择了后者。和父母过了几天荤腥的日子,已经忘了自己的素食要求通常得不到满足,只一点只有在找不到吃的时候才记起来。市中医院附近是个很大的生活区,已经过了晚饭饭点,街上还是人挤人。但,我脚步还是停不下来,一直沿着街道走。

这条街上的人群太特别了。居然都是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。居然都是!要是这条街的名字,是大学街,我也不会怀疑。明明都是大学生的模样嘛。

接下来的两天,除非乘坐公共交通,我尽量避开人群。去哪,还是像在大学城里转悠。

那天我回到酒店楼下的一个貌似是钉子户开的餐馆,点了碗河粉,加个煎蛋,一共10块。

三人和租房广告,深圳福田区2.7.2017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