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自由

“小自由”,这个弹幕莫名其妙的在《霍比特人》的制作花絮上方时,思路一下子被挑开了。

读了汉娜阿伦特的书后,又去追了一部她的自传电影。那部电影比较准确的还原了她的生平,其中有一段故事是影片的情感高潮。作为一个犹太人,当纽约时报邀请去柏林,为一个人类历史上非常特殊的时刻写撰文时,她有种莫名的悲凉。不过,她去了,作为一个历史的局外人。在二战国际军事法庭上,一个纳粹高级军官被法官质问到,“为什么已经停战了却不放过集中营的犹太人。” 这个军官非常平静的说,这是一个上级的命令,我只是执行。这时,四周一片谩骂响起,汉娜转身离开了法庭。

她是躺在纽约书房的沙发上,完成这篇文章的。写字的间歇,她会闭着眼睛,双手覆盖在身上。镜头前看着是安详,但是在看不见的深处,又是掩盖着一种何样的翻腾?

她曾经说到,仅思考,是算不上工作(work)的,只能是工作中的一环,是别人无法参与的一环,几乎产生不了直接价值的一环。但是我想,这一环,应该是她明知要背着犹太人叛徒甚至人类的叛徒这个罪名时,最勇敢最无畏也是最自由的时间吧。

那篇文章收到几乎各界的批评,同事的排斥,信件的恐吓。她大概也预料到了,只不过真正在其中的时候,仍然是有些心累。

汉娜和自己的启蒙老师黑格尔相恋。后来,成为黑格尔的*敌人*,因为这个年轻时仰慕的对象,在其老年时期会做出令她不解的学术研究。她逃离过自己的老师,自己的国家,但是这一次,她无处可逃。
因为爱情,战争,可以背弃的,但是人性呢?

而且,她也不需要走开。
因为她要的,已经得到了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