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种君子叫做道貌盎然

个人意志打折扣了,这让人焦灼。
在你自己的价值体系里面,这是一件并不值得做的事情,可为了某种现实的原因,还是需要完成。我以为可以找到一种做事的方式,可以全然随自己来。但,貌似找不到这样既让自己爽快,又让钱也很爽快的办法。
这种焦灼,会让人举步维艰。

其实,这是一种患得患失的表现。
是希望通过*交换*这一方式,让自己的自由意志全价售出。如果有半分让步,貌似这种对自我的妥协,在再打的现实认可面前是抬不起头的。得到了认可,反而比不被认可,还要难受。得到了,却又像是失去。

但这还是一种愚蠢吧,有智商的愚蠢。
我们都是活在自己的逻辑里,而且这个逻辑越强大,跳出来的可能性就越小。用自己的成果去交换社会价值,表面上看,其实在寻求一种社会认可。而更深层次的,我们都不同程度的去寻找一种
对自己的认可。我们认为,人的价值,可以从某种层度通过这个社会价值一并展现出来。这里的愚蠢就在于,我把社会承认我的表现,和社会承认我,这两者者,划上了等号。

可是,这个等号存在吗?
这个社会的可怕之处在于,但凡我们还有一点作用的时候,我们便不会被遗弃。那我们的这一点作用,等不等同于还有我的一点存在呢?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