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磨公众目光前先折磨自己

曾将参加过一个活动,活动的主要内容是:躺在地上三十秒。
如果你不嫌脏,可以躺在大街上;
如果你不嫌人多,可以躺在博物馆里;
如果你不嫌... 在哪里都可以躺下。

当然,这个地方必须是在公众场合。

在你明知道会尴尬、会害臊、会紧张的情况下,去感受这种不舒服,并且反复感受。

这个活动式由一个年轻人在欧洲发起的,随后在世界各地有了支部。芝加哥的第一次活动只有两个人:发起人和我。

我本来已经做好了躺街的准备,穿了一身脏衣服。
四个小时后,活动结束。

我们做了什么?
我们什么也没有做。
我们讨论了几个重点议题,比如:

  • 你来自哪
  • 你在做什么
  • 如果进行这个活动
  • 如何召集更多的人
  • Paleo Diet
  • ......

而后,这个活动再无音讯。

如果找个地方躺一下,不过几分钟的事情。结果我们花费了四个小时,都没有迈出大门。
走出舒适区(comfor zone)是通过“自找不舒服”这种方式,去探寻那堵住自己的墙在哪里。你以为这种公众折磨会成为成为自己的阻力,会以为别人的不理解会对自己的行事方式产生影响,甚至觉得那些目光会成为不可承受之重......

谁在意?
或者,谁在意你的在意?

写的时候,我才想起来,这事我早就干过了。
在地处的时候,
我听着古城的钟声,
眼前的游客提着行李箱子在等待机场大巴,
我没有得到任何眼光,
只觉得自己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。

可能因为在异地他乡,
坐的时间有些长,
穿着围裙的服务员走近,
给了一包卖剩下的蛋糕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