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秒的死亡

不要怀疑的办法,就是继续写作。

有的时候,我觉得我的每一句话都是一个开头。我心里闪现过无数个故事,但是他们的生命周期都太短。
我突然有创作小说的欲望,我想写一个故事。
我需要一个名字,她应该是一个女生。
恩。
当然,结局就是她还是一个女生。
不过,中间的过程是,她如何成为这个女生了呢?

经历了一番,她还是会对自己说,对,我是这个女生,我还是我。

这种披着外衣吐口水的日子是在太难过了。

我要去写小说了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