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妈妈的生日

今天中午的饭桌上,大家聊到庆生的事情。“女做满”,意思是女性过生要过整岁。这样算的话,明年我妈就要过五十大生。阿娘提议,明年我妈过生的时候,我应该写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,并且和家人朋友一起分享。

关于爱和成长,几乎在我们的大家庭时刻都在发生,因为有太多感动,所以我立马就想到要写什么。但是让我读出来,确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。也许此刻已经宾客满堂,桌上虽不是稀罕但是还算诱人的饭菜肯定比我的语言,更能安慰大家;更何况,让一个人生阅历还尚浅,连一份正式工作都没有的晚辈在众多长辈面前发言,真有些为难。

吃饭的时候,我妈坐在我的右手边,家公坐在我的左手边。他们两个,以及其他家庭成员,我们一路走来都是相亲相爱。所以,今天,因为爱的包容,大家也会听我畅言几句。

2017年,4月26,农历是4月初一。我妈的生日,小部分家人中午在酒厂小聚,不算非常正式。我希望能够单独陪伴家人,便选择晚上到家。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是关于工作。

回国已经整整一年,手上还没有正式的工作,似乎让家人比较焦虑。现在眼前有一个机会,似乎还是一个锻炼的平台,而且很快就可以进入工作状态。我身边的同学,大多已经安定下来,进国企,留国外,事业、家庭似乎都打开了局面。但是到了我这里,似乎一切都是零。

当你的信念,把你放在无数人的对立面的时候-你会质疑,坚持,再质疑和坚持,反复循环,终有一天可能放弃。即使,没有放弃,也不代表会成功。

我妈,就是一个案例。
不管我的到来,是意外之喜,还是计划之内,她不仅把我养活,让我受很好的教育,还坚持培养我的独立人格。成功是一个世俗的词,但是我今天想把这个词,送给我妈。我想说,你倾注所有投入到做一个母亲的事业,这是一番成功的事业。同时,我还要送给我家里的几个婶婶,阿娘、二婶、三婶、五婶,二嬢,你们都是成功的母亲。

这个世界,没有比做母亲更难的工作了。首先,工作时间极长。一天二十四小时,全年无休,还要随传随到。其次,工作任务繁重,身兼无数职。小的时候,要当清洁工、厨师、搬运工、保镖、司机、打手;长大了,要当辅导老师、秘书、公关、赞助商、介绍人等等。再者,压力如山大。如果我在外面表现不雅,会被人质疑,“你妈咋个教的?”。只有有好事,就是自己的事;只要出了事,就有我妈的事。

最后一点,付出与收获永远不成正比。妈妈们在家留的汗撒的泪,也不过得到几句诗歌的赞美,寸草之心,怎报春辉?社会把家庭妇女的位置放在那里?这个商品社会可以用金钱去衡量大多数工作和劳动,但是,母亲们这个职位,似乎没法等值换算。

在我的价值观中,一个人可以几十年如一日的守住自己的角色,就是成功。所以,妈,不管我成不成功,你已经成功了。就算我在自己的世界里过得一塌糊涂,你已经完成了你的历史使命。

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,即使相信了,你也觉得还可以做的更多。想来也是,很少人挣了一千万肯愿意收手,即使初衷只是一百万。

我想是因为爱吧。爱不讲逻辑,甚至没有道理。
的确,如果不是因为爱,没有人能够走下去,家庭需要爱的坚守。

但是爱,常常会令人盲目。
因为爱不是理性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,我们会用自己的判断行事。你可以说这是你的爱,他可以毫无察觉;你可以爱的发疯,对方确痛的要死。

在你生日的晚上,你,我,爸爸和家公,坐在客厅聊到十二点。愤怒、失望、焦虑,只是表象,它透漏着某种无可奈何。我们对话的内容,早已经超越了家庭生活的范畴,是关于个人选择,人生理想,甚至信仰。这并不是爱的矛盾,也不是因为爱产生的矛盾,也许爱也无法解决。

我们相亲相爱,也许未曾相知。既然,已经花了前半生的时间相爱,何不用后半生,相知与共?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